福彩快三网上投注网址

2019年8月22日 星期四
当前位置:首页>>时政要闻

第23届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”评选结果揭晓

巴东志愿支教教师袁辉榜上有名

发布时间:2019-04-28 15:49 编辑:团州委

袁辉在颁奖现场

袁辉在颁奖现场

袁辉获得全国五四青年奖章

袁辉获得全国五四青年奖章

4月27日,第23届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”评选结果揭晓,巴东县清太坪镇白沙坪小学志愿支教教师袁辉荣获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”,系湖北省唯一获奖个人。

山区支教,一腔热血扎基层

袁辉毕业于南京大学历史系,大学时喜欢研究国际政治。2012年毕业后,他来到距离家乡1000多公里的乡村小学支教,做了一名教育志愿者,至今已是第七年。

课下,孩子们喜欢喊他“袁哥”。“袁哥”面容平和阳光。30多岁的他没买房买车,也没恋爱结婚。与许多年轻人一样,在大学毕业的关口,袁辉也面临过选择。

袁辉和学生们在一起

“袁哥”和学生们在一起

毕业前夕,导师写了封亲笔信,推荐他到南京市一家杂志社工作。面试后,总编辑对他很满意。回去的路上,袁辉犹豫了。

他想起高中时的梦想。

那时,看到一些学校填鸭式的教学模式下,学生成为“考试机器”,袁辉就想,有没有其他方式,学生既能真正掌握知识,又能快乐学习与成长?他希望自己能为教育领域的发展注入新的力量。

在高中,他碰到过好老师,既才华横溢、又平易近人,有时在校园里遇到,他会冲过去一把抱住老师。他觉得,教师这个职业挺好。

小时候,袁辉曾在农村生活过一段时间,那里蓝天白云,绿树成荫,捉泥鳅、钓龙虾都成为美好的回忆。相比城市的车水马龙、嘈杂熙攘,袁辉更喜欢农村。去农村支教的想法,在他心中越来越清晰。

袁辉读的不是师范专业,但他对自己有信心:从小爱玩也爱阅读,中学时被老师点名给全班同学讲课;人缘好,当过多年班长;在大学,喜爱文史哲、中外诗歌,自学了德语等外语,可以读原著。

“最重要的,去乡村支教符合自己天性爱自由的个性;同时,支教这件事也有意义。”此外,自己多年所学局限在书斋校园,去乡村,是不一样的天地。

最终,他婉谢了老师与杂志社的好意,背起行囊,向西出发了。

袁辉先后去过四川马边、贵州都匀的两所学校,不凑巧,两校暂时不缺教师。他想起在电视上看过湖北省巴东县“拐杖教师”谭定才坚守乡村教学点的事迹,坐上火车转汽车再转三轮车,来到谭老师所在的清太坪镇姜家湾教学点。

那天,谭定才正在讲课,一位年轻人推开教室门。他戴着眼镜,背着登山包,手里还提着一个包,自我介绍叫袁辉。

眼前的小伙子,让谭定才有些疑虑:一个名牌大学生,千里迢迢来山里的教学点教书,想清楚了吗?“我们这里工作环境差,待遇也不高,你是不是去找一份好工作?”谭定才委婉地表达了他的意思。“我有工作,但已放弃。我不是为了钱,我更愿意做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,让人生经历更丰富。”袁辉坦率地说。

袁辉很坚定。清太坪满目葱翠、山野清新,孩子们纯净清澈的眼神,更让他确信,这里就是自己想要待的地方。

袁辉将随身行李取出,20多本书,一个睡袋,几套衣服。谭定才收拾出一间房,支起床铺。这就成了袁辉在清太坪镇支教的“家”。在这里,袁辉也成了谭定才的另一副“拐杖”。

热心助教,一位学子有担当

支教生活并不轻松。

课堂上,孩子们一个比一个拘谨;课下,有的调皮捣蛋。袁辉一点点找原因,这里是国家级贫困县,孩子们有的是留守儿童,有的来自单亲家庭。

“越是这种情况,越要保护孩子们的天性,玩时放得开、打开心扉;学习时也要静得下心来、提高效率,做到既长本领又快乐阳光,能收能放。”袁辉边琢磨边摸索,很快设计出融合情景剧元素的课堂教学模式。

在讲好书本知识的基础上,袁辉尽量让孩子们接触和大城市一样的素质教育。他曾开了一门《古典文化课》,教古诗与古汉语。讲贾岛的《剑客》,袁辉找来墨镜与玩具剑当道具,与学生们比表演,表情、身姿、吟诗……看谁更有剑客风范。

他还带领大家一起写现代诗、打油诗、镜像字、画画。优秀作品由孩子们来评定,然后贴在教室墙上。

渐渐地,附近学校同行都知道了,姜家湾教学点来了个袁老师,教课很有新意。2014年,同一个乡镇的白沙坪小学缺乏年轻教师,校长找到袁辉,请他过去工作。

白沙坪小学有6个年级,共85名学生。袁辉担任六年级班主任,同时教五六年级的数学课、思想品德课,以及三四年级音乐课。他每周在校上31节课,教学量几乎是其他老师的两倍。

特别家教,一个学生不能少

每天在校内上6节课,校外,袁辉还带了个“一个人的课堂”。

今年12岁的青青(化名),是白沙坪小学六年级在籍学生。由于从小习惯性骨折,一年级时没在学校待几个星期,便不得不回家,接下来青青又骨折了五六次,只得整天坐在轮椅上,再也不敢下地行走。后来,医生诊断她患有成骨不全症,俗称“瓷娃娃”。

不忍看到青青辍学,袁辉每周到青青家义务上课,每周去两到三次,每次往返25公里,坚持了近六年。

袁辉在给青青送教

袁辉在给青青送教

山路坑洼,风吹雨打,“一个人的课堂”持续至今,袁辉骑坏了两辆摩托车。遇上雨雪天气,只能步行去给青青送课。而青青每次考试成绩,几乎都排在班级前列。袁辉不仅分文不取,还常常给青青带去字典、书籍、牛奶等。青青说:“我最开心的事情是听到老师讲课,最害怕哪天老师走了,不来了!”

受袁辉影响,青青的姐姐考上了师范生,打算大学毕业后也当一名教师。

青青一家对袁辉满是感激。但袁辉把自己的付出看得很淡,在他看来,轮椅上的青青不仅坚强,还静心学习,也带给他正面积极的影响。

学生小勇(化名)妈妈离家出走,爸爸瘫痪在床。看到父子俩生活不方便,袁辉买了箱方便面送去。过了一阵子,袁辉问小勇方便面吃完没,小勇说舍不得吃,准备留到过年时吃。

这让袁辉很感慨,生活这么困难,但在孩子脸上看不到一丝悲伤。随后,他又买了些米、面送过去,看到父子俩的床单又脏又旧,袁辉买来新的,帮忙换上。

网友以及袁辉的大学同学、华中农业大学的大学生志愿者,一起凑了些钱。现在,小勇家新添了电视机,生活也有所改善。

青青、小勇等学生的故事,被袁辉发到微信朋友圈上。从2016年起,华中农业大学、中南财经政法大学、湖北经济学院、武汉理工大学、南京大学的大学生志愿者们,陆续来到白沙坪小学和姜家湾教学点,与学生结对帮扶,或是暑期来校参与支教。

支教7年了,袁辉把自己定位为一名志愿者。这也就意味着他收入不高,每月仅1000余元,是其他在编教师的四分之一。而且这仅有的1000元也大部分都用在像小勇、青青这样的孩子们身上。

“用心陪伴每一个孩子,让他们的童年充满阳光和温暖”,是袁辉获奖感言里的一句话,也是他从2012年以来坚持了无数个清晨与日暮的事情。

用心守教,一颗初心未曾改

支教的生活,一贯清苦。

袁辉初到白沙坪小学时,住在一座两层的老旧木楼里。有时,房梁上会突然出现一张蛇蜕;有时,双腿被跳蚤咬了,痒得抓破皮;一次,他在路上被野狗咬伤,以为自己要死了,把银行卡密码告诉一名同校老师,交代“里面还有1000多元,到时给孩子们买些吃的”。

2013年,由于长期营养不良,袁辉突然昏倒、意识模糊,被送到医院。但回家休养十几天后,袁辉又重返清太坪。

作为一个现代青年,袁辉没有个人电脑,他觉得不需要,办公室有台式机可以用。网购基本局限于买书。他最爱的书是尼采的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,一共有7个译本,他每天都读。

他也不爱出去旅游,但每周必定要去周围爬一座山。他的微信朋友圈里,出现最多的是孩子们的笑脸;其次是巴东的美景,青山巍峨,白云飘飘;再然后是自己写的古体诗。

在姜家湾教学点时,袁辉的父亲从徐州来探望,看到他“家徒四壁”,住处连自来水都没有,洗衣服靠接雨水。顺着瓦檐流下的雨水放久了,表面都有黑色的游虫。吃水、做饭得去对面山头提山泉水……联想到其他同事亲朋的孩子,大学毕业后纷纷留在大城市成家立业,父亲再也忍不住,与袁辉争了起来。

袁辉还是没走。他已经想好了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,这里需要他,他在这里有自己的收获,想要继续待下去。

第二天,劝说无果的父亲独自踏上回家的路,路上发来短信说“儿子,对不起”。想到不能照料父母,袁辉也回复“对不起,爸爸”。父亲回去不久,家里给他寄来一件厚实的大衣。那之后,父母再没有劝他离开。

曾经有亲戚热心帮忙介绍相亲对象,袁辉一概不理。他觉得,爱情要看缘分;他也没打算离开,“可能,现在的工作不是很适合谈婚论嫁”。

他有太多留下的理由:7年来,已经爱上了跟孩子们相处的时光;自己的教学探索,也才刚刚起步;支教不是来体验生活,而是一份事业,开始了就不要轻易停下。

作家毛姆曾在小说《月亮与六便士》中,将月亮比作对理想的追求,六便士比作现实多数人追求的金钱名利。袁辉的故事在网络传开后,一名网友留言:满地六便士,他抬头看见月亮。

责任编辑:团州委